懒人夏ww

这儿盗笔全职哑舍原著党,撸章子,(但是个手残2333。本命张起灵!瓶邪伞修喻黄不可逆不可拆!!欢迎勾搭√

男乒群像【獒龙蟒邱杀胖二王一马 】

不论成败,你们都是英雄

长宁:

从头看到尾,心随着文字不停的起伏,上上下下。
每一个人描述的都那么恰如其分。
都说出了那些在我内心深处积淀好久 却囿于语言的运用表述能力不高而无法准确的言之于口的感触。

感谢兔子的转载,让我看到了这篇文章。
感谢笔者用语言恰当用词精准到我崇拜甚至难以企及的文笔 近乎完美的描绘出了我爱的少年们。

也感谢我爱的少年们,感谢你们,让我们看到了现在这样或那样的你们。

你们是最好的你们。一直都是最好的你们。


时代更迭,岁月流逝。
每一个人都会迎来落幕。
而落幕,又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而所有人,都会记住你们。你们中的每一个人。






愿我多年以后还能怀着如今的这颗赤诚而炽热的心爱着我爱的少年们。

愿所有爱他们的你们平安喜乐。

愿天下所有努力的的人都能得到回报。



愿他们安安稳稳地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
愿他们得偿所愿。
愿他们对往事的遗憾释怀。
愿他们这一世,长安长宁。


👠Shawty.:



写的太棒了,这是时代的对接……我大胖球会越来越好……




栗糯:







——希望多年后的我自己看到这里,依旧感动,以至于热泪盈眶。








 








         张继科,马龙,许昕,我希望自己记住这三个名字。








         毕竟我正生活在他们的时代里。








         而我之所以愿意承认这一点,是因为这个时代足够辉煌。








         我的獒龙蟒。








         那是传奇。                                                                         








   















  • 【我喜欢的运动员们,此排名按年龄倒序】








  • 【如有bug 请指正








  • 【仅个人见解 不撕








  • 【涉及熬龙蟒,二王一马,邱杀,小胖】















 








樊振东   1997年1月22日








如果非要在这个名字之前加定语的话,我想会是——强大到可怕。








天才的天赋和球感,极强的规划性和超出年龄的沉稳,俨然已经领先于世界的技术和不管对敌于谁都不落下风的强悍球风。








偏偏他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漫长的可期许的必定精彩的未来。








只要他继续沿着眼前的这条路向前,那么下一个时代,必定会被冠上他的名字。








希望他不忘初心,希望他永远笑得那么纯良,希望时光能将他温柔以待。








毕竟运动场即战场,那不光是鲜血的赔付,也是遗憾的堆叠,总有一些人的梦想被无情辜负着。








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对安慰他他还年轻的记者,几乎是带点恼怒地说,他没有几个两年可以耽误。








一代代运动员来来去去,辉煌有之,黯然有之。








我知道他逃不过伤病,也总会退役。








这个永远表现得那么让人放心的孩子,我不想祝愿他程鹏万里,因为那些前辈的荣耀与胜利,终有一天会落在他身上的,我对此毫无怀疑。








他值得所有最好的一切。








那我就只是希望,世界第一可爱的小胖,永远第一可爱!








 

















 








 许昕   19900108 








他是直板最后的荣光。








里约一役,他在赛后说出的每句话似乎都是灰涩的。








于是在那样喜气洋洋普天同庆的氛围里,我陪着他一起沉默了。








前路不明。








眼看着同期队友大满贯的大满贯,全满贯的全满贯,他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是不是真就是生不逢时?








作为一个完全有资格得过且过着也可以轻松存活的左直。








是不是真就这辈子就停留在这么一个双打百搭的高度呢?








看惯了他阳光灿烂浪到没岸,真希望他就一直这么少年气满满地走下去啊!








可那不是全部的他。








他曾无忧无虑吗?我不知道。只是他肩上的担子不比任何人轻。








他赌上自己的整个运动生涯,来证明一种已经被时代淘汰的打法的生命力。








他就是许昕啊,就是喜欢浪,就是整天乐呵呵的,就是有天赋有手感,就是可以让所有想打双打的都把他看成宝,就是这样让人忍不住替他着急的没心没肺,就是把所有的痛苦与煎熬藏在了这样一副嘻嘻哈哈的面皮下。








他还是没被逼到那个份上,他还是记得自己是有退路的,他还是不明白背水一战时的快感,能让人上瘾。








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卧薪尝胆,在列出的这么多条难走的路里,我却更倾向于相信:他不是该醒醒了,是根本没有睡。








“享受生活是无限的,但职业生涯是有限的。”








这是他的原话。








值得期许。








坐等四年后的东京。









































马龙   19881020








他温柔而强大。








这两个词,他都做到了极致。








原谅我孤陋寡闻,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他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美好。








盛名之下,有一条路,他走了十年。








这十年里,三次负于王皓的阴影,不敌低谷张继科的挫败,输给樊振东后他冷笑自嘲说仅有的那俩分也是骗赢的。








他说他从来不屑,丑陋的胜利。








那怎样的胜利,才不丑陋?








这个故事关于自我救赎,是一场没有退路的绝地反击。








于是他反问自己:“再输还能输到哪里去?”








他不需要战胜任何人,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因为他的对手从来只有自己。








世间种种,唯有心魔难除。








年少成名,却始终籍籍,注视着队友一骑绝尘而去,在诋毁和不解中独自舔舐伤口,消化晦涩失落愤怒绝望,积蓄一鸣惊人的气力。








他曾泪流满面不能自已,曾孤身在异国走到天明,也曾在悲戾中说没办法继续坚持。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付出了多少。








那些荣光万丈,那些欢呼声浪,那些流彩光环背后,只有当年陪他跪着走完全程的人才会明白,他是如何仰着头,假装自己眼角不曾有泪。








世界乒坛,再无有出其右者!








世人永远只看成绩,没有人在乎你付出多少努力做出多少牺牲,我感激,不是上天成全了你的努力,是你自己成全了自己。








你是马龙,无可争议的全满贯,中国乒史的第一人。








幸,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继科   1988216








这万千喜爱,因为他值得。








他岂止乒乓国手,他岂止恶劣传说。








爱恨也任他颠倒,嫉妒亦随他不朽。








年少轻狂是寻常,他却一路痛饮狂歌到了今天。








他是梦里才会出现的少年,惊才绝艳,是在黄沙漫天中的惊鸿一瞥。








叫人念念不忘到今天。








以前觉得他像游侠,也像刀客,后来见少年杀神称自己为亡命徒,才觉得这三个字,放在张继科身上,也是恰如其分。








里约之战,忽而再一次成就了他,我想知道的却是,这一身反骨,他曾如何忍痛,节节拔除。








撕衣服踢挡板不屑转身后,多的是人赞他血性十足,可那并不是他可以成为的最好的样子,远远不是,他自己更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于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他,不偏激不暴戾,是我所能想象到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人,所能拥有的最好的样子。








他是天光乍现后雷霆万钧下,倏然从幽辽无垠中走出的少年,是开天辟地以来,重塑岁月的经与纬,他惊艳了我的时光,成为我的不可辜负的岁月情长。








只觉得整颗心就被他攥在手里,由是生死不问。








怎样的形容才配得上他?








桀骜张扬如烈马,惯用搏杀,爆发力惊人,越是到绝境越能迸出一身的刚毅血性。








生死关头,以心头血祭剑的果敢,换来了几乎能断送他运动生涯的伤病。








职业生涯战役无数,场场拼尽全力,不留余力。








他是刀头舔血的亡命客,狠绝处,一段凌厉气势也足以呼啸成疾风,在对手颈侧凭空划出一道血痕。








这一场天涯追逃,他随时可以死在运动场上。








为乒乓球死,他自己说,绝对死而无憾。








 








 








 























邱贻可  1985118 








 他们说,杀神啊,是被教练耽误了,邱贻可这小子啊,是被他自己耽误了。








这个中国乒史上论起日天日地这四个字,真是谁也不输的少年,现在看来,倒有些格外的在人事上的笨拙。








他自己也说他晚熟。








说起来云淡风轻的,还带点笑,我却忍不住心疼乃至于揣测,他是真的不在乎吗?








运动员讲究一个当打之年,他因为醉酒外出被下放,不知怎么就仿佛恰好错过了那个对的时机,于是接下来的每一步,总让人觉得迈得不在点子上。








别人笑他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想着他那头总是乱糟糟的发,和同样不走寻常路的领子,又觉得那段所谓的最好的年华,也不算是全部浪费了。








没有那些磨难和遗憾,我们也许还等不到这个现在这么可爱的邱叔叔呢。








我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好,当教练很能出成绩,马上要变成邱爸爸了,多了很多很多人爱他。想着也算万事足,那就只能希望,那些与登顶渐行渐远的年岁,终于能被释怀。








或许他已经释怀了。








青葱岁月,走点弯路是寻常。








现在都说他活得像个老干部,回首往事时,笑得岁月温柔。








这个在巴黎一战成名的少年英才,喜欢竖领子,喜欢在球场上发脾气,喜欢不被拘束的生活,脾气火爆,打发凶狠,骨头很硬。








但这些还远远不足以作为他人生的结语,那天看他安静地坐在场边看队员打球,忽然又想起了他说过的一句话:“时间过得真快,哪天我放下球拍,一定会哭的。”








于是他终于没有放下球拍。








我至情至性的天才少年,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唏嘘同情,他完全有能力把人生经营成最好的模样。








因为痛过。








 































陈玘   1984415








杀神这俩个字,还是很重的。








这个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他曾意气风发,也曾鲜衣怒马。








他的气质向来如刀,从不知收敛,戾气霸气英气,凭空捏出了这个人似的,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








还有最重要的,他握着手中的拍子站在你面前的那一刻,甚至不需要动作与言语,杀气便腾腾而来,如井喷海啸,你下意识地就想要弃刀,而逃。








眉眼也如刀琢,始终浸着一段少年味儿的英挺。








他将手扬起,拍子应声而落的那个瞬间,隔着这十年的时光啊,我还是激动到颤栗,竟然想要哭泣。








岁月亦如刀,如今回首,他的每一分叛逆都是可爱,每一寸桀骜都是珍宝。








多少人替他惋惜着,说双打的确得陈玘者得天下,可陈玘也需要挣自己单打的天下呀。








他的确始终没能够在单打上证明自己,但仿佛也并不影响他的传奇,少年的他,总带点凡事都不愿替自己计较的豁达。








再想到伦敦时,他甘愿挤地铁买菜照顾队员,又觉得他啊,是真释然。








那个傻乎乎地安慰教练“我命硬”的少年,到底是怀着怎样一颗通透的赤子之心呢!








对此,我始终好奇着,但已无法探知。








若那是一场江湖厮杀,当年对阵并肩的美玉少年们曾描绘了一场腥风血雨。








到如今算来,却还是不曾泯然众人矣。








时至今日,所有刀光剑影终成过往。








我的金陵少年,依旧快意着恩仇,眉眼如故。








只是刀不必再出鞘,闲时却乐意逗逗猫。








 








 
























二王一马








王皓(1983年12月1日),我始终不愿意称他为无冕之王。








他分明披着满身荣光,值得所有人的赞扬。








从来,比赢得胜利更难的是接受落败的自己。








04年的柳承敏,08年的马琳,12年的张继科。








啧,我一个看客,都觉得将这些年份与名字相继排列,是一种残忍。








此生大憾,无法圆满。








这值得目睹这一切的别人津津乐道一辈子,也值得经历这一切的自己耿耿于怀一辈子。








可是他没有,我相信他没有。








两王一马的时代,所有人都说,他们仨谁也没有成全谁。








一个称霸世乒赛,一个称王世界杯,还有一个连拿了三届奥运会亚军。








那样的一个用他们的名字连缀起的时代,中国乒乓球的巅峰时代,后人难以企及的黄金时代。








尽管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大满贯,但无可否认的是,三人在当时的世界乒坛都是绝对的领军人物。








三虎纠纠缠缠相爱想杀,逐鹿问鼎分庭抗礼,演出了一整部的三国风云。








兴许还要更精彩些。








王励勤(1978年6月18日)憨直刚毅,曾右手断筋,忍着难以想象的剧痛为自己的运动生涯续命,同时期时间最长的国际积分第一保持者。








马琳(1980年2月19日)幽默风趣,是传统直板的集大成者,鉴于再没有直板打到他的高度,他可以说是完成了传统直板的最后辉煌。








在这个故事里,有笑有泪。没有人赢,也没有人输。








王励勤的十六个世界冠军,王皓的十八个世界冠军,马琳的十八个世界冠军。








他们根本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来证明自己了。








我记得一句用来描述王皓的话:从亚军领奖台到冠军领奖台,这矮矮的一个台阶,他却走了那么多年,还是没能踏上去。








这矮矮的一个台阶,他们却各自走了那么多年。








最终,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偿所愿。








此言,足够引得所有见证过那段历史的观众掩面而泣。








辉煌仍是辉煌,历史已成为历史,而英雄总是在转身后,深藏功与名。








王励勤、马琳于2014年2月27日正式退役,王皓于2014年12月22日正式退役。








至此,二王一马的时代,正式终结。

























致敬。
















-----------------------------------------------------------------------------








 








2013年世乒赛男单决赛王皓输球,吴敬平教练就说过,两王一马的时代结束了。








而接下来的这个时代,属于獒龙蟒。








时至今日,偏偏这个时代在迎来辉煌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即将落幕。








而我骄傲着,至少曾见证了这一切。








                           








                                     SALUTE TO THE HEROES!





















评论

热度(1098)